Trending

关颖珊的后滑冰生活(组图)

她一直想要上大学,可是作为一个花样滑冰运动员,她的比赛竞争压力非常大,这使得当大多数年轻人在18岁左右上大学时,她不得不推迟入学。直到1999年,19岁的她才入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当时,她仍然在花滑世界的巅峰。想要学业事业两不误,这当然非常困难,但她仍然得到了足够的学分,在2006年秋天转学到丹佛大学,她可以从大二开始读起。

她也一直想要为她的国家尽绵薄之力,在2006年参加美国国务卿赖斯(前花滑运动员)与中国国家主席的宴会时,她曾经表达过这个意思。几周后,赖斯给她打来了电话:“你愿意成为美国的第一个公共外交大使,将你的成功故事与全世界分享吗?”她回答说:“我愿意。”

你也许会把这说成是关颖珊的“后滑冰”生活,但她个人并不喜欢这种说法。事实上,她还没有退出奥运级别的花滑赛事。

“她好nice,好有自信!我好欣赏她的坚持。”有幸被选中与自己的偶像关颖珊一起分享交流的香港学生梁嘉敏难以掩饰自己的兴奋。24日,关颖珊第一次以美国公共外交大使的身份访问香港。身着黑色套装、长发披肩的她与冰场上的美皇后相比,明显增添了几分职业女性的专业与妩媚。不过,她灿烂的笑容始终没变。

她的父母是香港移民,她可以说流利的广东话;在家里,父母叫她珊;翻开她的药柜,甚至可以发现满满一柜的中药,那是加州一位医生为她配的。这位在美国土生土长的美国女性,她不仅要出访中国———在今后,只要学业允许,她还将作为公共外交大使走遍全球———但可以想见,在踏上她父母的故土时,她是最激动的。“自打1996年以后,我就再没去过北京。所有人都对我说,在这十年里,那里的变化非常大。”关颖珊在临行前说。

香港是关颖珊此行的第三站。此前,1月18日,她参观了北京农民工子弟学校,与300多名师生交谈时,她以自己的经历来勉励同学们:“当我还是一名运动员的时候,每天早上都要早早起床训练,即使身上有伤也要坚持。现在我在丹佛大学读书,有很多功课,要写很多论文,有时候真想多睡一会儿,可是一想到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只有不停努力。”22日,她来到父亲的出生地广州,在天河区昌乐小学参观时,她兴致勃勃地给孩子们讲起了《农夫和他的孩子们》的寓言故事,“不可能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大家一定要记住,只有勤奋才能有所收获”。在香港,关颖珊与300多名香港青少年分享她的经历时说:“认真努力工作,表现真实自我,享受精彩人生。”

她热爱比赛,当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比赛结果和奖牌颜色上时,她关注的却是过程。

对于一些仅仅知道关颖珊的成绩纪录的人来说,他们也许了解她曾九次获得美国花样滑冰冠军、五次获得世界冠军,夺得两面奥运会奖牌,也因此,他们可能会把她当做美国梦的代表。她的父母移民到美国后,工作不辞辛劳。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在加州出生,很小的时候便开始学习滑冰,而且迅速展现出了她在这方面的天赋。在12岁那年,她就参加了成人级别的比赛———那是一项奥运会资格赛。

之后,她的生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滑冰场上上演的童话。作为替补队员,关颖珊入选1994年的美国花滑队,而且差一点就有机会踏足赛场。1995年,她在伯明翰世锦赛中一举取得第五名的好成绩。

接下来的一年就完全不同了。1996年,她参加了在加拿大埃德蒙顿举行的世锦赛,对手包括中国的奥运会铜牌得主(也是1995年世界冠军)陈露。陈露在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中,做出了一段美妙的表演,跳出了六个三连跳。比陈露小4岁的关颖珊随后出场,在堪称完美的演出中,她竟然跳了七个三连跳。就这样,关颖珊戴上了世界冠军的后冠。在其后的职业生涯里,她又取得了四次世界冠军,成为美国历史上战绩最辉煌的花滑选手。

但在总结关颖珊的传奇时,人们总会想到这两点:在奥运会上不得志,而在寻找她生活的道路时,她却有着超乎常人的达观与淡定。

所有人都知道她在奥运会上遭受挫败的经历。1998年赛季,她达到了事业的最高峰,她编排了一组令人过目不忘的新节目,并在那年的美国锦标赛上,战胜了刚刚蹿红的年轻选手塔拉·利平斯基。

长野冬奥会开始前,媒体几乎已经把这块奥运金牌挂在了她头上。但没想到,由于各种原因(有自身的原因,她很紧张;也有客观原因,她在节目中排在第一位出场),她以微弱劣势输给了15岁的少女利平斯基。

又是四年飞逝,她手中又多了三枚世界冠军奖牌,又一届冬奥会,但又一次让她失望。盐湖城冬奥会上,冠军大热门关颖珊最主要的对手是俄罗斯人伊丽娜·斯卢茨卡娅,有机会取得前三名的还有美国神童萨莎·科恩和莎拉·休斯。所有人都没想到,关颖珊在长节目中摔倒,斯卢茨卡娅也出现了失误,而之前仅仅夺得美国国内比赛铜牌的休斯,却完成了一套难度极大的节目,出人意料地捧走了金牌。

至少,媒体想要让你相信这一点。在记者们的笔下,关颖珊是个奥运输家,是一个永远无法承担奥运会沉重压力的运动员。没有奥运金牌,就无法拥有传奇地位。他们这么说。

但在关颖珊看来,自己的斗志尚未熄灭。至少在公开接受采访时,她从未这样说过。她说:“我还没最终决定是否继续参赛,我并不是为了表态而这么说。2002年之前,我觉得盐湖城冬奥会应该就是我的最后一次比赛了,可是比赛结束后我想,绝对不行!2003年我训练得非常辛苦,可以说以健身房为家,有一次我的体能教练说:‘嘿,你还在滑冰吗?’我立马给他来了个小跳。”

事实上,她热爱比赛,当观众把注意力集中在比赛结果和奖牌颜色上时,关颖珊关注的却是过程,没有谁能让她转移注意力。

“作为一花样滑冰运动员,你会在很短时间里学到很多东西。”关颖珊说,“你会学到很多重要的东西。你学会了跌倒后站起来继续比赛,学会了永不放弃,你可能会在一场比赛中失败,可如果你不放弃,继续比下去,你总会得到一个成绩。当你在一场比赛中倒下时,看着你的是上千甚至上百万名观众。所以我觉得,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便是千万不要指望一切都一帆风顺。我记得在1997年时,我在美国锦标赛中经历过一场最糟糕的比赛,我不停地摔倒、再摔倒、再摔倒。我的教练弗兰克·卡罗尔对我说:‘走过去,你总有再次证明自己的机会。’后来我还是拿到了好几个世界冠军。确实,只要走过去,总会有更好的表现。”

对比赛拥有难得的坚持,对竞争者拥有足够的尊重,对媒体保有成熟而自然的应对方式。这是关颖珊的成功之道。

很难找出,还有哪个超级巨星能够像关颖珊那样平和。在她身上,你可以找到非常质朴的一面,事实上,即使是当记者提出想给她拍一组“不像艺术照那么好看”的照片时,关颖珊也会开玩笑地说:“好啊,什么都行!”

这就是其中的奇特之处。关颖珊看起来很普通,可是一个普通的26岁女人,不会在漫步丹佛大学校园的同时,还在准备与美国国务院主管公共外交与公共事务的副国务卿卡伦·休斯一起出访国外。她一面修读关于政治科学与国际事务的课程,一面承担着将要成为全民偶像的责任。在丹佛,她的座驾是一辆SUV,她会主动告诉你,这辆车脏乱得不成体统———里面胡乱堆着雪橇和雪板———可是与此同时,这辆车也是凌志刚刚下线的高端产品,一个大二的学生,通常不会开着这种豪华车。

而在她开车前往丹佛市区拍照时,她好像一下子又变成那个普通人了。在开车时,她会开玩笑说她实在不喜欢开车,因为她是个路盲,就算是已经在丹佛住了好几个月,她还是常常分不清东南西北。她说:“我喜欢去那个地方,可我不喜欢去那里的过程。”她现在很爱单板滑雪,因为觉得这比普通的滑雪“酷多了”。

关颖珊说,她的家史可以追溯到广州。她的祖父打小被卖出去当长工,平时的活计是照看奶牛,直到十二三岁时才被家人领回去。她的父亲英文名叫丹尼,小时候给屠夫打下手,平时身边总是堆着高高的鸡肉和猪肉块,因此,父亲至今都不太喜欢吃猪肉。因为家人来自香港,小时候,关颖珊的广东话说得很顺,所以等她读小学时,父母非常担心她说不好英文,还送她去读ESL(英语作为第二语言)课程。

一个在美国生长的小孩子,竟然要在二年级上英文班,关颖珊说起这段往事时不禁大笑起来。她说:“小时候,我总是有点稀里糊涂,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英文不够好。在说‘strawberry’(草莓)这些个单词时,我总会带着广东腔。碰到这种时候,我的舌头常常打结,所以父母送我去读ESL。我自己倒不是很在乎,因为在这个班上我算是很突出的学生呢。在我的作业上,老师常常批注‘做得好!’”

现在,她的英文肯定比当年要好得多。从上世纪90年代起,美国的女子花样滑冰盛极一时,运动员拥有巨大的曝光率,冠军更是众所瞩目的焦点。但她们也有可能因为极小的错误,就被打入冷宫。1994年冬奥会银牌得主南希·克里根一度被人奉为尊贵的公主,可在一家电视台播出了她贬损对手的讲话片断后,她就立刻被视做草芥。即使是一个非常善于调整心理状态的人,在如此高强度的媒体曝光下,也很有可能会变得憎恨媒体、憎恨别人对自己的关注,甚至憎恨花样滑冰的一切。

但关颖珊在如此艰难的环境里,仍然被公认为是最能对一切应付自如的运动员。她回忆道:“那些新闻发布会、那些批评、所有负面的报道,确实会让我有点受伤。但我尽量做到就事论事,不去记恨某一个人。况且不管你喜不喜欢,我就是这样子的人,我不可能争取让所有人都喜欢我。从参加新闻发布会的经验中我学到了一点:尽量做回你自己。自然点、真实点,反而会更好,千万不要说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关颖珊之所以堪称美国花滑界的传奇人物,不仅仅因为她的成绩,还因为她的个性,她对比赛拥有难得的坚持,对竞争者拥有足够的尊重,对媒体保有成熟而自然的应对方式。花样滑冰作家布伦南表示,这些应该也是关颖珊被选为公共外交大使的原因。她拥有一种天赋,可以与不同人等迅速拉近距离,这种能力将有助于她在出访全世界时,更加流畅地讲述自己的故事,激励人们勤奋努力,追逐自己的梦想。

和她过去备战世界级比赛时每天都要训练的情形不同,现在的关颖珊生活更加丰富。她可以给自己放上两天假,与朋友们一起出去玩单板滑雪,她没有和父母住在一起,父母在洛杉矶,她现在住在科罗拉多的学校附近。她没有保镖,也不希望受到任何特别待遇。

和其他名人一样,她不希望别人关注她的个人隐私。有消息说她正在与科罗拉多某位媒体产业的亿万富翁之子开展恋情,但她自己并没有对此多说什么。“嗯,反正我还没结婚!”她微笑着说,“我只能说这个。我生活中的很多东西被人当做谈资,但我还是想好好保护自己的私生活,每当触及这些时,我都会明确地说:‘换个话题好不好?’”

关颖珊也是姚明的球迷,她希望有朝一日能与这位巨人会面。关颖珊只比姚明小两个月,当她听说自从2002年姚明被火箭队选中后,他的父母就搬到休斯敦与他住在一起时,她感觉很讶异。但很快她就对此表示理解,她说,她可以理解姚明与家人的决定,毕竟作为一个极为优秀的球员,他的生活相当紧张,根本就没有时间待在家里应对一些寻常的家务事,比如做饭、打扫卫生。

她说:“我父母对于我搬出去一个人住的决定,表现得很开明。现在我自己洗衣,我的家乱得一团糟,车子里也堆满了东西,那又怎样呢?我已经是个成年人,所以现在我想学习做些寻常的事情,尽些寻常的责任。学习也将贯穿我的生命。因为当你还是个运动员时,你是被笼罩在一张保护伞下,尤其是我的父母,他们曾经扮演着我的保镖、我的经纪人,他们知道我在一段时间里只能专注做好一件事情。姚明如果自己做饭,他很可能就没法把注意力完全放在篮球上,因为他没有时间。”

过着平凡生活的关颖珊,仍然关注着花样滑冰,尤其是中国的滑冰选手。她曾和她们一起参加过一次巡回赛,相处过一段时间,此后她就认为这群姑娘是她“遇见过最甜蜜的女孩子”。她对她们的建议,跟对所有人的建议一样:勤奋努力、追逐梦想。

她说:“首先你得把计划做在前头,这有点像是制定作战策略,你得事先周全地想好所有事情的发展走向。你得从中得到快乐,千万不要被别人加在你身上的压力击倒。专注做好你真正想要做的事情,而不是去做别人想要你做的东西。平时尽全力去训练,把训练当做比赛。但等到比赛时,你就要把一切抛诸脑后。无论你有多紧张,你还是得走上场去滑冰,就算摔倒了,也没有会因此杀了你。其实在很多比赛中,我的状态也没达到最好。但只要你能战胜这些心魔你就是最出色的。我并不想说:‘集中精力做好它,这样你就能战无不胜。’1998年冬奥会上,我自己就很失望,因为我觉得我表现得很精彩,有很大的机会获得金牌。但你知道吗?无论结果怎样,我还是得为自己的表现高兴。自从那场比赛后,7年过去了,我收获了很多人生阅历,其中最重要的经验———这个世界不是围绕着你一个人转的!你只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分子,你没法要求生活向你许诺任何东西。”

尽管已经很成熟了,但她有时候也会显得少不更事。当她听说姚明因为骨裂没法与火箭一起来丹佛时,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们能做一个那么大的拐杖吗?”她比画着。而她听说姚明得把车子的前座拆下来,开车时坐在后座上掌握方向盘时,她笑得前仰后合。她很想和姚明见面,听说姚明的女友叶莉比他矮了近0.5米时,她始终不敢相信。

关颖珊的父母现在在加州的阿泰西亚市拥有一家溜冰场,名为东西冰场。她说,这是个完美的名字,因为它代表了她的特点。她身上有东方的血脉———她的祖父母来自广州,她的父母来自香港。当然你也可以找到西方色彩,她与哥哥姐姐们一起在加州出生,受到的是西方教育,他们从小被要求脚踏实地严谨地对待工作。而她的东方血统,使得她拥有坚毅的个性与泰然自若的处世哲学,也使得她下决心通过自己的成功故事,激励全世界的人们。

“广东话里有这样的说法,‘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妈常这样对我说。广东话里还有这种说法,‘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些教诲我总是牢记在心。一旦认准了理,便坚定前行。”一个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女孩,她可能不会说流利的普通话,还把中国的古语说成是广东话,但这有什么要紧呢,重要的是,她珍视自己中国人的血统,更把这作为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