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nding

PALACE PUIG 背后法国传奇滑手的 20 年

在 2012 年的一次 House Party 上,从一开始便加入了团队的 Lucien Clarke 在他的上臂文上了「PWBC」的字样,这些在当时尚未成名的滑手们,或许并没想到多年后 PWBC作为 Palace Skateboards 的根基会与其一同成为「游戏改变者」。拥有相同的价值观以及爱好,并且彼此信任的朋友共度了最艰难的时刻,也意味他们迎来的收获会是独具意义的。

在伦敦还没有代表性的滑板品牌之前,滑手们经常需要购买美产的滑板装备,Lev Tanju 和伦敦本土著名滑板店 Slam City Skates 的老板之一 Gareth Skewis 共同创建了 Palace Skateboards,创造伦敦本地青年文化,忠实呈现伦敦面貌的同时,重要的是让这些滑手都能加入其中,并回馈本地群体。

在一个更加「Raw」的场景中,当时的伦敦滑板显得更加为所欲为。伦敦的阴雨天气常有,这里催生出的 Grime、Dubstep 音乐也透着阴暗深邃、生猛粗粝,滑手们与他们常看的美国滑板影片在现实中有着一定脱节,而他们决定以自己的方式来创造。在大家向着高清 HD 滑板片迈进,希望营造更加符合时代的形象时,Lev Tanju 拍摄的 Palace Skateboards 滑板片却充斥 90 年代滑板片黄金时期的氛围。

Palace Skateboards 以其旺盛的创造力渗透到了青年文化的各个方面,无论是滑板还是艺术、音乐,并在街头以及时尚领域的话语权愈发扩张,从 PWBC 滑板队伍的成立,到 2015 年在伦敦 Soho 开设的第一家 Palace 店铺,再到进军亚洲街头文化领域,还有多次联名作品都是最好的体现。

Palace Skateboards 的合作名单中不乏有像 adidas 这样的一线 年意甲豪门尤文图斯与 adidas 为世界杯所推出的别注系列为灵感打造的 Juventus x Palace x adidas Football 三方联名系列,为这个有百余年历史的球队换上新装;到今年初携手 adidas Golf 推出联名系列,带来一组丰富的高尔夫球装备,而宣传视频也采用了 Palace 一贯的幽默方式,请来英国职业高尔夫球手 Nick Faldo 演绎。

双方也在近期再次合作,为 2017 年正式加入 Palace Skateboards 的法国传奇滑手 Lucas Puig 发布了全新签名鞋款 PUIG,以庆祝他 20 年的巅峰历程。以粉、白、黑三色呈现的鞋款,Lucas Puig 本人亦和 adidas 设计师 Scott Johnston 一同深度参与到了设计之中,高抓地力的橡胶外底和鞋头等设计方面都符合了 Lucas Puig 对滑板鞋款时尚外观和科技方面的要求。

S: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滑板,又是如何成为一名职业滑手的?在此之前你有做过其他的工作吗?

L: 我出生于法国的图卢兹,在 10 岁的时候便开始滑板了,2000 年时我在一个法国的滑板比赛 Teenage Tour 中获胜,自此我的滑板生涯就正式开始了。除了作为一名职业滑手,我没有做过其他的工作,因为我不知道滑板之外我还可以从事什么职业。

S: 至今你已经有了 20 年的滑板历程,你认为保持长久的职业生涯的关键是什么?又是否有感到倦怠的时候?

L: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可以将自己的所爱发展为事业,所以我从来没有感到厌倦过,这一切都根植于我对滑板的热情,保持长久的滑板职业生涯最为关键的就是享受其中的乐趣,坚守自己态度和风格。

L: 滑板的意义对于我来说,是可以从中认识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可以去旅行,探索不同城市的滑板文化。

S: 你在《Bon Appetit》、《Fully Flared》、《Away Days》、《Fellas》等多个滑板影片中的个人片段,哪个对你来说是最有意义或最满意的?

L: 我会说是《Bon Appetit》,因为这是我参与的第一部全长滑板片,Jeremie(Cliché Skateboards 创始人 Jeremie Daclin)在从一开始就给予了我不少信任,French Fred(滑板导演和摄影师 Fred Mortagne)也经常鼓励我去展示自己最棒的一面。但是对于我参与过的所有影片来说,它们都在我人生中留下了极为特别的回忆。

S: 我看过你之前的滑板视频《Jazz Sessions》,和一个 Gypsy Jazz Band 在巴黎的街角互动。能和读者聊一聊你在法国的生活与滑板吗?

L: 事实上那一刻发生的非常随机,在欧洲的街头你会发现有很多乐队在演奏。这也是我滑板时最喜欢的,一切都是随机发生。在法国滑板是一件很酷的事,即便法国对很多人来说没有最好的 Spot,但这里充满着生活感,你可以从一个地方滑到另一个地方,然后再十分惬意的在附近的酒吧坐坐。

S: 作为欧洲著名的职业滑手,你如何看待欧洲的滑板场景?它与美国又有着什么不同?

L: 在过去,欧洲滑板场景中滑手并不是很多,现如今出现了更多的滑板公司,优秀的滑手逐渐崛起。但相比美国来说,滑板在美国更加被视作一项真正的运动,而欧洲普遍还是觉得这是属于青少年的兴趣爱好。或许欧洲的品牌们对于时尚方面更加开放。

L: 冲浪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自我的方式。我从毫无经验开始,从失败到看到进展,这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在冲浪时我有时会有滑板的感觉,但其实它与滑板截然不同,因为你需要学会应对海浪的不同情况。当然,我也很希望能去一些地方,可以让我白天冲浪,下午滑板:)

S: 和 Stephen Khou、Clement Brunel 一起创办 Hélas,最初你们是怎么有了这个念头的?品牌现在是如何分工和运营的?

L: 我们在 2012 年的时候创建了 Hélas,刚开始我们只是想做一个帽子品牌,随着事业的上升,我们将其扩展为服装和帽饰品牌。我们并没有什么明确的任务分工,但设计方面基本上都是由 Clement 掌舵,我们提供一些灵感,Stephen 主要负责的是监督产品,而我的任务更多是视觉方面,比如设计还有图片。

S: 你们并没有太多商业背景,从专注于帽子的品牌做起到如今的影响力,你认为是什么样的原因使你们走到了今天?

L: 我们为了创建品牌并使它朝着理想而发展付出了许多的努力,我认为关键是努力工作,有一个好的团队,以及保持真实。

S: 与 adidas 这样的大品牌合作,给你们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或启发?

L: 他们强大的 Archive 是灵感的资源库,同时我也学到了不少丰富的市场营销知识,与清楚为了什么而工作并且熟知工作方法的人一起合作,是非常有益的。

S: 越来越多的滑手自己创建品牌,关于平衡商业与滑板方面的问题你的经验有些什么呢?

L: 我认为需要团队合作,我有机会能和我的朋友们一起创立品牌并一同工作,他们不是职业滑手,而往往同时处理职业滑手和品牌这两份「全职工作」是会非常困难的,所以我非常感谢 Clem 和 Steph!

S: 时尚界对滑板文化的痴迷已经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一方面文化被消费,另一方面滑板品牌成功「出圈」,你如何看待呢?

L: 我个人认为时尚其实一直与滑板文化有着一种无形中的互动,时尚产业也对滑手们的创造性感兴趣,对于时尚领域热衷引用滑板文化的这一趋势,我无法确定是否还能持久,只能静观其变。而无论如何,我并不能说这是一件坏事,因为其间接性的将滑板文化的「能见度」提升,并帮助滑手们在这个商业化时代中更好的生存,当然这一切都要基于滑手们是否真正能从这一现象中获益。

S: 你为 Cliché 滑板了很长时间,之后选择去了 Palace。Palace 在保持滑板文化内核的同时,也受到了来自时尚领域的青睐。你会如何看待 Palace 的未来呢?

L: 对于 Cliché 这样优秀的滑板公司倒闭,我感到十分难过,Cliché 的成员对我来说一直就像家人一般。同时我也很开心现在身处的「新家庭」对我敞开怀抱,在加入之前我们的关系就非常好,是相互支持的朋友。至于 Palace 的未来发展,Only Palace boys know 😉

S: 从 2012 年你的第一双签名滑板鞋到现在的 Palace Puig,你是如何参与其中的,对于鞋款你的感觉如何?

L: 我亲身参与到了鞋款的设计和技术方面,提供了一些灵感以及告知这款鞋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对于最后 Palace Puig 的最终成果,我感到非常满意,它既凸显出了滑板主题和滑手的需求,同时也是一款具备时尚属性的鞋款。

L: 现在因为疫情的影响,滑板 Tour 也都停滞了,但是我仍会穿着最新的 Palace Puig 每天滑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